彩神app

2018-06-08 10:08:25 来源:www.tansuoyuzhou.cn 作者:

   探索宇宙网导读:埃迪卡拉纪(英语:Ediacaran),又称艾迪卡拉纪、震旦纪,是元古宙最後的一段时期。

  一般指6.35-5.41亿年前。学者曾用这个名字指称不同阶段,直到2004年5月13日,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英语:International Union of Geological Sciences,IUGS)明确定义其年代,这是这个组织120年来首次对其加时期定义。最古老的动物遗迹可追溯至十亿年前,但最早的动物化石出现於约六亿年前的埃迪卡拉纪。

  

中国三峡埃迪卡拉纪地层发现地球上最古老的足迹化石

 

  中国三峡埃迪卡拉纪地层发现地球上最古老的足迹化石

  据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6月6日,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子刊《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在线报道了中美科学家在三峡埃迪卡拉纪地层发现的具有附肢的后生动物形成的足迹,代表了地球上最古老的足迹化石。

  

中国三峡埃迪卡拉纪地层发现地球上最古老的足迹化石

 

  具有附肢(疣足)的两侧对称动物,如节肢动物和环节动物,是现生和地质历史时期最为丰富多样的动物门类代表。

  它们在何时出现,一直是生物学家和古生物学家关注的问题。虽然推测它们的祖先可能在6.35—5.41亿年前的埃迪卡拉纪已经出现,但在埃迪卡拉纪地层中一直没有发现确切的化石证据。因此,大家普遍认为具有附肢的两侧对称后生动物直到大约5.41—5.1亿年前的“寒武纪大爆发”时才突然出现。

  由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和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组成的早期生命研究团队,在湖北宜昌三峡地区埃迪卡拉系灯影组(5.51—5.41亿年前)地层中发现的一系列足迹化石,为破解具有附肢的两侧对称动物的起源,提供了重要线索。

  该足迹化石由两列足印组成,这些足印形成重复的“序列”或“簇”。虽然它们与之后地层中产出的典型足迹相比,稍显不规律,但通过研究发现,这些足迹所表现出来的特征,反映了造迹生物可以通过附肢支撑身体脱离沉积物表面。遗迹明显是由两侧对称的后生动物形成,而且这些后生动物具有成对的附肢。同时,这些足迹化石与潜穴相连,反映了造迹生物行为的复杂性。造迹生物时而钻入藻席层下进行取食和获取氧气(另有研究认为当时的海水可能是缺氧环境,而藻席的光合作用可以在局部产生氧气富集),时而钻出藻席层在沉积物表面爬行。

  该发现将足迹化石的记录提前到了埃迪卡拉纪,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足迹。虽然该类足迹的造迹生物未被保存或者没有被发现,但推测它们很可能是节肢动物、环节动物或它们的祖先。

  该项目得到了中国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美国自然科学基金和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联合资助。

  论文相关信息:Z. Chen*, X. Chen, C. Zhou, X. Yuan, S. Xiao*, Late Ediacaran trackways produced by bilaterian animals with paired appendages. Sci. Adv. 4, eaao6691 (2018).

  相关报道:重大发现!地球上的第一个“脚印”出现在湖北这个地方

  

中国三峡埃迪卡拉纪地层发现地球上最古老的足迹化石

 

  据荆楚网:1969 年,人类在月球上留下了第一个脚印。那,地球上的第一个"脚印",又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谁留下的?

  北京时间 6 月 7 日,美国《科学》杂志子刊《科学进展》在线报道了中美科学家在湖北宜昌三峡地区埃迪卡拉地层(距今 5.5 亿年)发现的足迹化石,证实为地球上已知最古老的足迹化石。

  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子刊《科学进展》(ScienceAdvances)在线报道了这一科研成果。

  此前,大家普遍认为具有附肢的两侧对称后生动物直到大约5.41—5.1亿年前的‘寒武纪大爆发’时才突然出现。

  直至现在,中美科学家在湖北宜昌三峡地区埃迪卡拉系灯影组(5.51—5.41亿年前)地层中发现的一系列足迹化石,为破解具有附肢的两侧对称动物的起源提供了重要线索。

  这个沉睡了 5.5 亿年的“脚印”,是谁留下的?

  研究证明,该发现将足迹化石的记录提前到了埃迪卡拉纪,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足迹。虽然该类足迹的造迹生物未被保存或者没有被发现,但科研人员推测它们很可能是节肢动物、环节动物或它们的祖先。

  发现

  不起眼的石头上有“密码”

  陈哲的办公室里,静静躺着几块石头,它们呈不规则的形状,两三厘米厚,灰不溜秋的,毫不起眼。但这些“丑石”,在陈哲眼里却珍贵无比。石头的表面并不平坦,正中间的部位,有两串相互交叉的“圈”,每个圈都是狭长的,有点弯曲,像顽皮的孩子留下的印迹。

  “这是灰石,从湖北宜昌三峡的三斗坪镇采集回来的。”陈哲捧着石头,指着石头上的“圈圈”说,这两个“圈”便是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的足迹化石。

  说起这块化石,陈哲腼腆地笑。他说,三峡三斗坪镇是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所在,老一辈古生物学家们就在那里采集化石。“2011 年前后,我在那里采集了很多化石,有实体生物化石,也有遗迹化石。这一块遗迹化石便是当时发现的。”所谓“雁过留痕,风过留声”,遗迹化石并不是古生物的实体,而是它们运动留下的痕迹。

  “遗迹化石都是原地保留下来的,没有经过迁移。”陈哲说,遗迹化石一般个头比较小,形态比较简单,一般以爬迹或者浅穴为特征,主要是类似于蠕虫类的古生物留下。此前,也曾经发现蠕虫类留下的遗迹化石。这块遗迹化石是在距今 5.5 亿年左右的古生物地层中发现的,由此可以推断,这块遗迹化石上的痕迹是 5.5 亿年前留下的。

  解密

  脚印主人是只虾

  那么,化石上的遗迹是谁留下的?陈哲和他的研究团队像福尔摩斯一样开始断案。

  “我们采集了大量的实体化石和丰富的遗迹化石。不同形态的动物,留下的痕迹也不一样。蠕虫留下的痕迹,是连续不断的,没有任何间隙的。而这块化石上的痕迹,脚印有重复的序列或簇。”陈哲说,从化石上的痕迹来看,首先可以判断,不是蠕虫留下的,蠕虫是左右对称爬行的,而且“脚”已经可以支撑起来使得身体不沾着地面。而且,从这两串“脚印”来看,这个动物不仅会爬行,还会打洞,是潜穴动物。

  那么,“脚印”的主人是谁?陈哲说,通过层层筛选,他们推断,脚印的主人是节肢动物或环节动物。如果说得更具体一点,它应该是一只虾,身体宽 1 厘米左右,长两厘米左右。